新闻资讯

宠物店代客火化动物狂“吸金” 价格上千元(图

发布时间:2020-08-07 00:55  作者:william威廉希尔

  在它们短短十余年的生命中,给人类带来了无数的欢愉,但它们的身后事却有点麻烦。入土掩埋怕病菌传染,想火化被“门市价”吓退……由于条件所限,宠物的身后事成了不少市民的烦心事。近日,记者从全市唯一一家宠物无害化处理站了解到,原本是属于公益性质的宠物尸体火化,却在一些宠物医院或宠物店的价目表上成了暴利项目,最高两百元一只的价格暴涨到五六百元甚至千元。

  数天前,丁老伯见一名中年女子手持铁铲在楼下的绿化带中忙碌,约10分钟后离开。丁老伯下楼查看,在一棵小树边发现了女子自制的 “宠物坟墓”,因为绿化带土层本就不深,透过浅浅的一层土,甚至能看见宠物猫的尸体。 “坟墓”正对着丁老伯家的窗台,站在房间内,丁老伯就能闻到一股腐臭味。

  小区居民对此很有意见。张阿姨说,天气热、气温高,猫尸浅埋在绿化带中,腐烂后会污染小区环境。居委会工作人员经反复做宠物主人的工作,“宠物坟墓”最终被清除。

  闵行区剑川路某小区居民刘刚川遭遇同样的烦恼,半个月前爱犬患病死亡,一家人在伤心之余也为爱犬的身后事而头疼。刘刚川坦言,他曾将狗尸装进塑料袋扔进小区的垃圾桶,但物业人员也无法处理,当天就找上门来还回了塑料袋。

  为了让爱犬得到安身之地,刘刚川开车沿着环线绕了一个上午,最终将狗尸埋进了郊区的一处绿地中。

  记者走访了沪上多条街道,发现处理宠物尸体已成为“老大难”。环卫工人发现满是蚊蝇的动物尸体,要特意取来防护衣、防护手套进行处理。

  在场中路上,环卫工人孙阿姨的环卫车上始终挂着一只黑色的塑胶袋。孙阿姨说,在她负责清理的街道两侧,常有人乱丢宠物尸体,如狗、鸟、兔、猫等,还有些是流浪动物。这些动物尸体腐烂程度通常很高,有的被车轮碾压过,十分难以清理。

  孙阿姨说,清理路上的一具动物尸体,清洁工人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可能比清扫一条街更多。特别是炎炎夏日,环卫工人不仅要面对刺鼻的腐臭异味,更要面临可能的病菌侵害。

  记者从环卫热线获悉,热线也接到过不少市民关于动物尸体的举报。对于这些举报,热线工作人员会立即通知各区环卫部门着手解决,在派人清理宠物尸体后,这些尸体将会被送到专门地点进行处理。

  记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,自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,上海市内养殖宠物的数量急剧上升,许多居民家中都养起了各种宠物,不仅是猫、狗、乌龟等传统宠物,不少冷血类两栖动物也成了另类宠物。但不管什么类别的宠物,宠物身亡后的尸体处理,一直是宠物饲养者的难题,许多动物尸体被随意抛弃或掩埋。

  数量众多的宠物尸体如何处理?宠物医院、商店成了宠物饲养者的首选,记者经过调查发现,约9成的市民在宠物身亡后,都在第一时间致电询问了宠物医院。

  记者打电话向一家宠物店询问。“没问题,我们提供宠物身后服务,附近就我们一家。”对方热情地说,“一切都包在我们身上。 ”

  记者随后来到这家宠物店。店主说,该店提供宠物尸体火化服务,平时业务不错,每个月总能接到几笔。 “每具宠物尸体收费600元,保证两个星期内拿到宠物骨灰。 ”

  店主称,上海的宠物火化服务十分火爆,需排队。该店有“快速通道”,从上门接收宠物尸体到将火化后的骨灰装瓶,由店里全部负责。

  近日,记者来到了永川路145号——上海浦南畜禽无害化处理站石龙路收集点。虽然地址已经搬迁,但名称没有改变,就是为了方便市民寻找。收集站于2002年开设,孙师傅和同事在石龙路上做了整整七年,今年由于房屋重新规划,他们搬到一条路之隔的永川路上,为免市民找不到,他们特地申请保留了原电话号码。

  位于永川路上的收集站共有两个门面,一个是用来接待,另一个就是冷库用来存放市民送来的宠物尸体。每周一和周四,位于奉贤惠南路上的处理站会派专车过来将动物的尸体收走,然后进行统一焚烧,而位于永川路上的收集点是全上海唯一的收集站点。虽说是唯一的,但记者发现,来送宠物尸体的市民少之又少,偌大的冷库里零星地放着几个塑封好的纸板箱。

  孙师傅告诉记者,目前平均每个月有500只宠物会送到他们这里来,但其中只有30%是市民自己送过来的,余下皆由宠物医院移送。这个数目与原先上海统计的每年死亡宠物总数有很大的差距,按照死亡宠物总数超六万的统计来看,每个月上海宠物死亡数应该在五千只以上,但作为上海唯一一个正规宠物火化场,火化的宠物数量仅占十分之一。


william威廉希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