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资讯

另类美容师

发布时间:2020-12-05 22:14  作者:william威廉希尔

  梅花枝头,十几只各种颜色的小鸟聚在一起唧唧喳喳;一旁的石堆上,雄赳赳的大花公鸡趾高气扬,脚下还踩着一条小肉虫;远处的“京巴”、“贵宾”围着一条“德国黑背”嬉闹……

  本不会出现在同一处的各种动物竟然在一起和平相处?在东五环大黄庄附近的一间民居里,主人郭元虎让它们“起死回生”,并为其“美容”。

  昨天下午,记者走进老郭家的平房院,狭小的空间里弥漫着消毒水味。老郭穿着件白大褂,戴着口罩和胶皮手套,正忙着准备制作新的标本,一只刚刚被汽车夺去生命的小京巴犬。

  桌上几瓶贴着各式标签的溶液被老郭以不同比例混合搅拌,用来泡制动物皮毛,可消毒、杀菌。“算是给皮子做美容吧,得泡上一周。”老郭说,在此后的一周里,经过剥皮、刮油、浸泡、风干、做支架和穿支架,标本方算完成。

  “朋友介绍我来的。要是能做成标本,以后我也有个念想不是。”看着浸泡在溶液中的京巴犬,主人眼圈有点红。

  在老郭手下“起死回生”的动物大到赛马,小到蜂鸟,已经超出了千余件。据悉,一只“小贵宾”标本要价一千元左右,再大点的狗要两千元到六千元不等,按使用药水的多少收费。

  近年来,送到老郭这里做动物标本的越来越多。在都市里,养只宠物成了不少人的情感依赖。所以当宠物去世了,不少主人不愿意简单埋了,以后再也看不到。

  老郭记得那位老人穿得很干净,从进门起,手就紧紧抓着装着小狗遗体的袋子,问:“它会疼么?

  临走时,老人又摸了摸小狗的遗体,眼泪一串串地落下,“别怕,爷爷很快就来接你。”老人出门又返了回来,要回装小狗遗体的袋子。

  “他说那上面有小狗的体温,分开的这几天还能做个伴。”做标本的日子,对于老郭而言,也是咂摸百态人生的一种方式。

  今天上午,从事动植物标本制作、研究工作30余年的中国自然科学博物馆协会专家肖方介绍,目前国内从事动物标本制作的专业人员只有一百多人,与该行业相关的人员也不过三百余人。而在北京,这个数字更是少之又少。


william威廉希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