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资讯

病死的宠物狗

发布时间:2020-07-02 19:21  作者:william威廉希尔

  3月10日,周颖和男朋友殷强(化名)一起,在济南市槐荫区济齐路附近的一家宠物店买了一条宠物狗。本来是件挺开心的一件事,但没想到4天后小狗就病了。虽然经过了治疗,但在半月后的一个晚上,小狗去世了。

  因为比较喜欢动物,周颖便想着买一条宠物狗来养。今年3月,周颖从网上搜了几家宠物店。周颖拿出了她与淘宝店客服的聊天记录,她发过多条消息,客服多数回复她老板不在,建议她加微信。加完微信后,对方给周颖发了一个宠物店的定位,在济南市槐荫区济齐路附近,周颖觉得还是去店里挑选宠物比较好。于是在3月10日,周颖和男朋友殷强一起来到了这家宠物店。

  “当时选中了一条比格狗。”周颖说,这条小狗两个月大,比较可爱。起初店员说这条小狗卖一千多元,经过议价双方800元成交。

  拿到这只小狗后,周颖与宠物店签了一份“购犬协议书”。记者从这份协议书上看到,在购犬须知一栏中注明,宠物为“活体物品”,购买时请仔细查看,客户从购犬后即须承担宠物所带来的风险。(如:生病、死亡、丢失等等不可预知的事件)此外记者还看到,协议书中有条规定为,购买者可当场做传染病测试(犬瘟热、犬细小)店外检测24小时内有以上毛病可换同等价位宠物,逾期双方视为该犬只出售时为健康状态;活体为特殊商品,一经出售,不包犬瘟、细小等任何潜伏期疾病,生病或死亡,甲方(宠物店)概不承担责任。

 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,从第四天开始,小狗出现了咳嗽的情况。“一开始没太在意,但在这之后小狗又陆续出现了呕吐甚至拉稀的情况。”周颖和殷强觉得不对劲儿,赶紧带上小狗到一家宠物医院做了检查,结果表明,这只小狗感染上了犬细小病毒。

  殷强很快把这个情况告诉了宠物店,一位工作人员给了他两种解决方案,一是宠物店愿意免费帮小狗“打小针”,“但他们又说打小针是没什么用的,那我为什么要带着小狗去那呢?”殷强说,第二种解决方案是把小狗送回原厂治疗,但每天100多元的治疗费需要由殷强来出。

  殷强不同意宠物店的解决方案,想着先自己带小狗治疗,等治好后再去找宠物店协商。周颖说,本来买到喜欢的宠物是件开心的事,可因为小狗生了病,自己在上班时还老是揪着心。3月25日下班后,殷强把小狗接回了自己家中,但发现小狗的情况越来越不好了。后来小狗呻吟了一段时间,渐渐没了呼吸。

  看到没有了呼吸的小狗,周颖难受的不行。殷强本来打算在3月26日这天带着小狗到宠物店看看,怎么也没想到它却在前一晚去世了。让殷强更没想到的是,当3月26日中午他和周颖来到宠物店时,发现大门上贴起了“出租”的字样,里面的东西也都搬空了。看到有人在宠物店门口,房东走了出来。房东说,因合同到期,宠物店已于3月22日左右搬走了,“当时宠物店老板说会回来给我打扫一下卫生,没想到人一走就联系不上了,还欠我几千块钱的水电费呢。”

  宠物店内充满着浓烈的动物气味儿,一面墙上还贴着两张宠物的海报。殷强又气又无奈,确定没人后给宠物店老板打电话,但话筒内却传来了“用户已停机”的声音。紧接着殷强报了警。“我也联系不到他们了。”房东说,这家宠物店开了一年多,从开始就有顾客因宠物问题找上门来,“前两天工商局还来过呢。”

  记者联系到了宠物店的一位店员郑先生,他对殷强购买的小狗有印象,“购买宠物时都签协议了。”郑先生说,宠物店只负责24小时之内的检查,此后按照合同便无责任了,“现在宠物店已经关门了,我也已经去找了别的工作。”

  在带着小狗治疗期间,殷强曾分别给济南市12345市民服务热线以及工商部门打过投诉电话。“工商部门建议我去找农业部门。”殷强说,但农业部门建议他去找市场监管部门。济南市槐荫区农业农村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该局只负责检验宠物店的动物防疫合格证明是否正规,“但这个证是市场监管部门下发的,谁发证,谁监管。”

  济南市槐荫区吴家堡市场监督管理所对此回复,称3月22日接到了9起关于对该宠物店的“12345”热线转办件,经查,该宠物店提供了合法的动物检疫证。调查人员在与该店经营者进行电话联系时,“经营者称其已办理,不在原址经营,不接受调解,调查人员告知其不经营应到所办理营业执照处注销,经营者说要将地址变更到其他位置。”此外,因投诉人不能提供宠物狗的《检疫证明》,调查人员对投诉人所购买的宠物狗疫病无法进行确认疫情及责任,故无法向投诉人作出合理解释和处理意见。

  据了解,3月22日下午吴家堡市场监督管理所调查人员进行现场核查,发现经营者已经搬离,通过住所无法与经营者取得联系。2019年3月26日,该个体工商户被列入异常名录。(据山东商报)


william威廉希尔